嵊州一位医院“大管家”对儿子愧疚 一个现实版“爸爸去哪儿了”

嵊州一位医院“大管家”对儿子愧疚 一个现实版“爸爸去哪儿了”

“爸爸,爸爸,你去哪儿呢?”3岁的小安安恋恋不舍地送爸爸到门口。这段时间,这句话几乎成了小安安的口头禅。

12岁的哥哥乐乐上完网课后走出房门,看见弟弟还巴巴地望着门口,知道爸爸又“离家出走”了。

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兄弟俩觉得爸爸就像捉迷藏一样,老是一眨眼就不见了。有时候刚端起饭碗,一个电话,爸爸匆匆扒拉两口拔脚就走。有时候连着几天不见人影。

有时候看见爸爸回来,安安和乐乐想凑上去跟爸爸腻歪一下,爸爸半天没反应,问急了,挥挥手:“我有事情,不要打扰我!”

小安安很委屈,觉得爸爸变成了“飞人”,都好久好久没抱抱他,陪他做游戏了。

有一天半夜,丈母娘起夜,发现女婿的房间亮着灯,人影儿却不见,只有翻乱的被窝残留着一丝余温……

这个一天到晚“不着家”的爸爸和女婿,就是浙江省嵊州市人民医院(浙大一院嵊州分院)医务科科长黄杭斌。

自1月19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战打响第一枪,医务科这个“总管衙门”就开始高速运转,黄杭斌成了日理万机的大忙人。

每天大概要拨打和接听200多个电话,真正应了那句‘电话都打爆了’!”除了被打爆的电话外,还有每天上百条的微信信息,都是工作上需要处理和协调的各种内容。

从抗疫战开始的各种布控,到随着战役不断推进各种方案的修订完善……凡是与医疗业务相关的都是黄杭斌的工作重点。每天都忙忙碌碌工作十几个小时,早上天还没亮就出门工作,晚上加班到深夜。

大年三十、年初一那段时间更是忙得焦头烂额,因为整个防控体系初建立,各种报表一天报好几张,许多数据都必须亲力亲为去“一线”采集。最让黄杭斌感动的是同事们的支持,全科室人员都二话不说赶来加班,大家说得很简单:“共同进退!”

医务科作为医院重要的职能部门,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来袭时,作为牵头部门,他们需要24小时待命,做好各项统筹安排工作。

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重大的疫情防控阻击战,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,这时他们就需要帮助解决工作流程中遇到的各种困难。

腾空整个感染楼,作为医院抗疫的“主阵地”,整个流程、布局就要全部重新设计。要协调护理、院感、保健、信息、总务、财务、药剂、放射、检验等等部门,协调临床科室人员之间的衔接。尤其是人员队伍,在多部门配合下,短时间内抽调二百余人,组成第一梯队、第二梯队、后备梯队来积极应对疫情工作。

在制定工作流程的时候,还会遇到了很多实际的问题,比如发热门诊来了病人,怎么处置?哪里检验检查,谁带病人做检查,谁送药,谁办理住院手续,又由哪些部门来会诊,疑似病人怎么处理,与医共体怎么联系确保病人不漏诊漏访……

黄杭斌他们医务科工作中需要处理的一些问题,都是现实且棘手。同时,作为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,常常一个电话,黄杭斌随时随地就得奔赴医院。最忙的那段时间,他连续三四天只睡了三、四个小时,实在累惨了,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就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因为医院都是卡座式集聚办公,没有可休息的地方,只能每天早出晚归地赶,为了不吵醒家人,黄杭斌就索性单独住一个房间,将自己“隔离”了起来。如此一来,家中的两个孩子更是难得见爸爸一面了。

12岁的乐乐虽然不太了解爸爸具体在忙些什么,但他知道爸爸很厉害,在医院里和病毒战斗,很辛苦!有时候看见爸爸满身疲惫地回来,乐乐就会贴心地上前替爸爸捏捏肩、捶捶腿,小安安也在旁边有样学样。疫情就是命令,白衣就是战袍。站在抗“疫”一线,黄杭斌以行动,诠释着一位医者的初心和担当,体现着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决心和使命。

黄杭斌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疫情早点过去,等春暖花开时陪儿子去看场电影,补上年前就答应的约定!回家看看父母,给老父亲做做康复,陪他好好地喝上一盅!还有与并肩奋斗的同事们一起打打球、爬爬山!

来源:浙江电视台《周哥视角》通讯员 陈瑜 记者周建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