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夕夜从湖北孝感“悄悄”回沪,这户居民与居委干部“不吵不相识”

除夕夜从湖北孝感“悄悄”回沪,这户居民与居委干部“不吵不相识”

“我最近没有回过湖北老家,你们别瞎说啊。”听到电话那头斩钉截铁的回复,林伟还是不放心。

1月25日年初一,徐汇华泾镇某居民区接到镇网格中心消息,居民区内某高层住宅小区有一户来自湖北孝感的居民,请居委干部关心一下,对方近期是否有进出湖北的情况。与社区民警联系后,居民区书记林伟第一时间拨打了电话,接听者恰好是该户家庭中,来自湖北孝感的女主人张雁。

“没去过湖北,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家,没出过上海。”

听到林伟来电的缘由,张雁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最近没有回过湖北老家,家人也未曾离开上海,还请居委会“不要瞎说”。

电话那头的抗拒的声音让林伟多思考了片刻。“不行,还是要再确认一下,对其他居民负责,也是对这户人家负责。”

通过小区监控,物业查看到,1月24日除夕夜晚上7时55分,张雁一家三口进入小区大门,其中一人拖着一个大行李箱。“显然不是在上海市内逛街,一定是出城了。”

经相关部门查阅,当晚张雁和女儿正是从湖北孝感回沪。林伟立即再次拨打了张雁的电话。这一次,电话那头的回复与上一次截然不同。

“我就是从老家回来了,那又怎样?”听到电话里林伟告知,自己一家人都要立即进行居家观察,张雁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。“你们居委会不是行政部门,我们又不是犯人,为什么要‘隔离’?”张雁的丈夫李先生并未离开上海,但也要进行居家观察,这让李先生的情绪也有些不稳定。

“居民一开始反感居家观察,其实可以理解,但是我们居委干部不能跟着负面情绪走。”因此,林伟在电话里没有马上反驳张雁,而是选择等对方倾吐完所有的不理解和焦躁,开始慢慢地解释。

“居家医学观察并非您所说的限制人身自由,只是根据防疫要求,暂时不要外出,避免可能发生的传染,并不是说您就是疑似患者或者携带了病毒。”听完这些解释,张雁却挂断了电话。

林伟感觉到,事情有转机,或许对方需要时间消化一下紧张的情绪。因此,他和居委会其他社工志愿者们一方面继续在岗值班,另一方面,等待张雁的情绪缓和。

这当中还出现了一个插曲。

年初一晚,林伟接到镇里来电,了解一宗“12345”热线投诉的情况。“其实就是张雁一家的投诉,反映我们居委会致电时态度不好。”林伟告诉记者,一开始,自己和其他社工都觉得有些委屈,但换位思考一番,如果是自己“冷不丁”被要求14天不能外出,一开始也会有抵触情绪。“居委会是第一次遇到要请居民留在家中观察的情况,措辞、工作方法都没有先例可循,我们也要总结自己做的不够周到的地方。”

转机出现在第二天。大年初二下午,张雁和丈夫李先生分别通过了林伟的微信好友请求。让林伟没想到的是,先“开口”发来微信的是张雁。

“昨天是我们情绪不好,我和老公讲话都有些过激,挺不好意思的。”张雁还主动向林伟解释,自己拨打“12345”进行投诉也是因为在“气头”上,但仔细一想,自己不应该谎称没有到过湖北,这是对其他居民不负责,也是对自己不负责,还会给自己的孩子做不好的示范。

“没关系,我们也有不专业的地方,大家换位思考,相互理解就行。”林伟说,张雁在大年初二又致电自己,电话里说了很多,一开始慌忙否认自己到过湖北,是担心由于居家观察,自己被社区、被邻居边缘化,“不想让大家都远远躲着我们。”而今,张雁一家已经居家观察近一周,一家三口身体状况都很好。

大年初四那天,林伟按照惯例询问张雁一家生活上有什么需要,张雁主动说,自己家里的新鲜存货都吃完了,只剩下速冻食品。于是,林伟和社工们马上为这一家人代购了蔬菜、牛奶、鸡蛋等生鲜食品,送到张雁家门口,菜篮子上还摆放了几件小玩具,供张雁的小女儿在家解闷。

或许是菜篮子里的小玩具让张雁一家彻底打开了心扉,大年初六上午,当林伟再次询问张雁是否有困难时,对方“秒回”道:“我们这两天已经网购了蔬菜,请快递员放门口,你们居委干部也辛苦,我们尽量不麻烦你们。”

返程高峰将至,面对即将返回小区的大批外来租户,居委会的排查任务之重显而易见。但林伟说,有了和张雁一家“不吵不相识”的经历,他更加坚信,只要能多站在居民角度想一想,多为对方考虑一分,一定能收获居民多一分的理解。

(因受访者要求,文中林伟、张雁均为为化名)